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旅游

绿野传奇小说车站的见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10:21

审阅说明:  这是二十年前发表在某文艺团体主编的《民间故事集》上的旧文烂作。原主编团体和原书已无从查找,好在原手稿还在,现重新整理出来,博君一笑。  曾有良师益友界定此类作品是新兴的轻小说,似是而非吧?       车站的见识     难倒聪明人的难题,往往是笨人的傻问题。     民国十几年时,一对偏僻乡村的财主少爷遵照父母的安排,从那鸟不拉屎的山旮旯里步行六七十里地,来县城的火车站坐车出远门。  大少爷此前曾经远远地见过火车的模样,他只猜定火车是铁打的,完全不像家里的木制马车那样靠牲口拉着跑,那一拖拉老长的尾巴像吃了擀面杖的长虫(蛇),似乎只会那样顺直顺溜跑直道,不能像马车那样灵便地拐急弯,就是拐个老长的慢弯,都累得满头冒白烟,还像挨打的老牛一样闷闷地叫唤……火车,火车,没看见它哪里有火啊?大家为啥给它起了这么个怪名呢?……更多的疑惑,等待这次近距离地解读。     小少爷更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此前别说见过火车,就是一下子走出家门这么远,都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这一路走来,别开生面的新鲜事物林林总总,累得他眼花缭乱,好奇劲儿要胀破肚子,而他终和大哥一样,想立刻知道火车到底啥样,为啥叫火车?     兄弟俩一门心思地紧走小跑,终于走进那个三面开放的火车站。小少爷一看那两条铁轨竟然长(ZHang)得那么奇怪、长(CHang)得看不到尽头,顿时惊奇地瞪大了眼:“哎呀,哥啊,这玩意是铁的吧?细溜溜的这么长,这是干啥用的啊?”     大少爷对此也是甘蔗拔节,一节也不通,他又想保全“当大哥,就该无所不知的脸面”,他看看四周没人留意他兄弟俩的行色,就果断地在弟弟耳边连蒙带吓说:“这是铁——肠子!你看,这铁肠子,只有这样横着,这么长,才能让咱和大伙知道这是火车站不是?咱可别乱碰啊,你看那里,有警察看着呢!”     警察就是吓死人的王法,可招惹不得!小少爷一眼看清有警察在前面的站台上巡视,吓得赶紧捂着嘴,藏在大哥背后,忘了进一步刨根问底的好奇心。     一列拉货的火车从远方轰隆轰隆开来。     那做梦都没见过的长蛇阵势,雄壮地挑起了小少爷的好奇劲。“哎,哥,”他忍不住悄悄地拽拽大哥的袖子,机灵地悄声问:“那是啥玩意啊?咋那动静啊?”     大少爷这时得意地眉飞色舞了,这应该就是他此前见过的“火车”!他生怕认错了,又再三审视一番,然后非常自信地说:“没错!这就是火车!”     小少爷兴奋地要欢呼雀跃:“哦,这就是火车?天哪,原来就这模样?那咱就坐它了?”     大少爷也闹不清是不是就坐这列货车,他机灵地故技重施,在弟弟耳边连蒙带吓说:“别嚷嚷!等会儿警察叫咱坐了,咱再坐!不然,警察把咱当坏人抓起来,可就麻烦大了!”小少爷随之吓得捂嘴紧张起来。     眼睁睁地火车就要进站了。车长从车窗里探出身来,一边看着路况,一边拉响警笛呜呜吽吽地震天响。     小少爷吓得一哆嗦,又忍不住惊呼说:“我的娘啊,这人的嘴劲咋那么大,吹的那笛子咋那么响啊?都吹得冒热气了!哎,咝,咋没看见那个人咋用嘴吹的呢?不是里边还藏着一个更有嘴劲的人吧?”     大少爷也皱着眉头惊奇,吃不准这警笛是不是那车长吹的,又照例连蒙带吓说:“别胡说!要是叫那个人听见了,再狠劲吹一下子,还不把咱的耳朵震聋了啊?”     一个在背后瞅了他兄弟俩很久的警察,料定这是一对初出鸟窝的雏少爷,他油然狡猾地坏笑了,打算吹毛求疵地讹诈他兄弟俩一下。“嗯,你们俩,”他狐假虎威地板起脸,像个讨债的阎王爷,虚张声势问:“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像个作奸犯科的坏蛋,想干什么?”  兄弟俩顿时吓得胆战心惊,惶惶不安。大少爷壮起胆子解释说:“警察大人,警察大人,你别误会,俺兄弟俩,是来坐火车,出门的!”他且慌乱地指着他们来的方向和那辆刚刚停站的火车,做着补充说明。     “哦,”那个老谋深算的警察佯作相信地刮目相看,接着自信地一伸手,咄咄逼人:“车票呢?拿出来看看!”     这还没进站台呢,咋买车票啊?大少爷刚想壮起胆来这么解释,小少爷吃惊:“啥?车票?啥车票啊?车票啥样的,给俺看看吧?”     大少爷羞臊地更想呵斥弟弟,差点笑破肚皮的警察强作冷脸呵斥说:“你小子装啥糊涂?你就是到戏园子看戏,你不买票,能行?”他接着刻不容缓地一伸手,狮子张开血盆口:“少废话,赶紧买票,一人十个大洋!”     大少爷差点吓死过去:不是吧?俺爹说好的,俺兄弟俩一人二个大洋就足够了!     小少爷却以为赚了大便宜,他在大哥的耳边眉飞色舞地鼓励说:“哥,这警察大人一人要十个大洋,不贵!我看这事,肯定是咱爹的不对!那万家戏班,哪有这火车站这么多好看的名堂了?咱看一回,咱爹哪次少给他五个大洋了?”不等大哥又好气又好笑地训斥他,他接着转身来向那黑脸黑皮黑心眼的警察连连点头哈腰,且谦卑又高傲地答复说:“警察大人你放心,俺兄弟俩一人十个大洋就十个大洋!看戏拿钱——天经地义!不过,你也知道的,拿这么多钱看戏,俺可是能随便点的!”     那个自以为得计的全黑警察听得似懂非懂,而茫然瞎应地点点头:“啊……”小少爷接着一吐为快的祈愿,气得这机关算尽,太聪明的警察要一头撞烂天下所有的火车——  “大人真是个痛快人!”小少爷钦佩地一翘大拇指,接着一指那列疾驰而去的火车:“你看那火车像长虫那样爬着,都跑那么快,要是像咱们人这样站起来,那得跑多快啊?喏,这是二十个大洋,警察大人,你快叫这火车站起来,给俺跑两步看看!”   共 21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对于子宫性不孕你了解多少
黑龙江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