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教育

强特工学生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6 02:34:05

  爬,还是不爬。  柳晨阳四人陷入了极度的挣扎。  谁都不是傻子,哪里会不知道莫北是故意在羞辱他们。  有句话叫做风水轮流转,曾经他们都是想怎么就怎么的大少,这种事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今天角色调转了,他们变成了别无选择的一方。  “爬吧。”梁伟廷一声长叹。  不想丢脸已经丢脸了,况且他们的脸早就没有了,和家族大事比起来面子真的不重要。  让四位大少跪着爬出去?  没有听错了吧。  周围的同学一片哑然,没人敢多说话。  这似乎真有那么一点过分,这条路虽然不长,是连接篮球场和学校大门的路,可这个时间点周围的同学不少,这要是跑出去,会成为焦点。  前段时间莫北几次在学校都引起了轰动,引爆了论坛,不过和这次比起来那都算不了什么。  不论是徐琛还是柳晨阳,或者是严华和梁伟廷,稍微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他们的背景,江城西九区的大少,如今却因为一个莫北要当众爬。  到底是什么事导致了这一幕,那个叫莫北的家伙又是什么人,拥有着让四位大少都惧怕的能量。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已经发生了。  林荫之处,一双眼睛充满戏虐的看着,轻声淡笑,“今天之后,江城大学,江城西九区都落到你手里了,真期待下一次就会把目标锁定在哪里,京城还是中海。”  短短两个时间从江城冒出头,用两种既然不同的方式扫了东八区和西九区,彻底的奠定了北少在江城地位,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神秘年轻人将什么都看得很清楚,莫北真正需要的不是控制这些家族,而是在借势。  今天以这种羞辱的方式让柳晨阳四人爬出去,也不是为了真正的羞辱他们,是为了磨掉他们养成已久的大少爷脾气,为以后大好基础。  “人啊,真的别太过自以为是的好,事实没有,呵呵。”一声轻笑,神秘年轻人转身离去。  然而在转身之际,视线里却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倩影,脸上重新泛起了温柔的笑容,“萧学姐,真巧,你也来看热闹了。”  “是你。”萧云若静如止水。  神秘年轻人耸耸肩,“随便转转,看看热闹而已,萧学姐,我先走了。”  萧云若嗯了一声,在神秘年轻人离去之后,才瞄着他的背影,黛眉稍稍堆积,瞳孔之中闪过了奇异的光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顺眼看向莫北,又看了看柳晨阳四人,萧云若轻轻唏嘘,“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呢?”  另一个方向,还有一群人闻讯也赶来了。  张亮,陆凯,董亮,甚至还有散打社的祁峰。  相比于柳晨阳四人,他们家在西九区的地位就如胡洋等人在东八区一样,只能算二流家族。  只有陆凯一人感到后怕,他曾经和莫北有过直接的冲突,幸好后来及时刹住了车,否则真的发展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死磕下去,他无法想象会带来什么后果。  连柳晨阳几位真正的大少都服软了,他算什么。  那天晚上云鼎大酒店他们都去了,即使从开始到都没搭腔,却将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  一个连来自京城的林家大少都敢打,不仅是林家大少,华夏强大的八大家族之一的欧家少爷同样敢打,还将两位欧家少爷轰出了江城。  这样的一个人,不论有什么背景,都绝不是他们敢招惹,招惹得起的。  “你应该感到庆幸。”董亮瞄了陆凯一眼,淡笑着。  陆凯回看董亮,轻哼道,“董亮,你别那么得意。”  “我得意吗?咱们又有什么分别,凭借家里的一点底子养成了不可一世的习惯,也许是时候改变了。”要是换做往常,董亮一定会陆凯多怼两句。  今天他没有,没有了争执的必要。  在董亮看来西九区几位大少爷,真正聪明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文韬,视线里文韬正和顾佳欣站在一起。  “佳欣,你很早就知道他很厉害吧。”  闻言,顾佳欣侧头看着文韬,摇了摇头,“我对他不算熟悉,我只知道我弟弟在他手上吃过亏,东八区那群人都被揍过。”  文韬不禁苦笑,“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啊。”  顾佳欣轻挑黛眉,“我们熟吗?”  “这个……佳欣,我……嘿嘿。”文韬傻笑挠头。  顺眼看去,顾佳欣呼了一口气,“文韬,我很想知道,如果你换做是柳晨阳和严华,会不会也不服那口气。”  这一问,文韬沉默了。  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从柳晨阳几人身上却让人感到后怕。  真要是换做他,或许会做出了柳晨阳几人同样的选择,长期生活在富家少爷高高在上的环境,绝不可能向一个突然冒出头的小子妥协。  他们有那个傲气,也有那个资本,至于莫北是不是有什么厉害的地方,那是另外一回事。  只不过现在想起来,那种富人之心催化出来的高傲是多么可笑。  “我很庆幸,或许这次之后,都应该有所改变吧。”文韬叹息了一声。  四位大少就这么爬成一片,每向前移动一步都是折磨,但周围没人发生,没人敢嘲笑,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在岔道之处,莫北抽着烟,苏小卿却于心不忍,拉了拉他。  以前莫北遭受了很多羞辱,如今的确是一切都改变了,可是这么做,和曾经的向华有什么分别,和西九区那几位大少又有什么区别。  即使苏小卿能够理解,却不太赞成,或者说她更多的是替莫北担忧。  “小卿,你觉得我是在羞辱他们?”看出了苏小卿在想什么,莫北却轻笑起来。  苏小卿蹙眉撅嘴。  莫北摇头,“你错了。”  他没有多说,苏小卿也没有多问。  十几分钟过去了,柳晨阳四人爬到了岔道出,膝盖生生作疼,满头大汗。  “北少,这样可以了吗?”  深吸了一口,莫北将烟头弹飞到了垃圾箱,眯眼一笑,“我知道你们心里不爽,依然恨不得弄死我,不过我希望这次对你们有帮助,拜拜。”  眼见莫北转身,柳晨阳咬牙,却被梁伟廷使劲抓住,等莫北走远柳晨阳才道,“你拉我干什么。”  “你是真的蠢吗?”梁伟廷冷哼。  s:情况再次恶化,母亲呼吸心跳骤停,全靠机器支撑着生命,按照医生的说法,苏醒的可能性极低,大几率成为植物人。  今天是一章,近期估计写不了了,重症监护室呆了多月,花费很大,接下来的时候得想办法四处筹钱,这半个月以来,每天坚持,我想写下去,且不说写得怎么样,但少是一个态度。  没人希望自己家里会发生这种事,可一旦发生了,身为后人,哪怕再辛苦也只有咬着牙担着,从母亲入院那晚上我就想过暂定。  但是,突然这么停了,对不起一直跟着的兄弟朋友,所以我撑着,我希望母亲有所好转,也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然而现实的是残酷的,不得不低头。  就这么停下不写,也许很多人会骂,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后面还有太多的事需要处理,所以,除了一声对不起,我无话可说。  (本章完)    

鞍山牛皮癣哪家好
吉林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三亚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