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军事

国家发展改革委:第二轮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启动“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5:36:52
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反价格垄断规定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4日讯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制定并公布了《反价格垄断规定》和《反价格垄断行政执法程序规定》。

  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领域的扩大和竞争程度的加深,在一些行业和地区,违反竞争法律的现象日益增多,限制竞争的手段不断翻新,各种形式的价格联盟和滥用垄断地位行为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危害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的《反价格垄断规定》,对价格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滥用行政权力等价格垄断行为的表现形式、法律责任作了具体规定。主要包括: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固定或者变更价格的八种价格垄断协议;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固定商品转售价格和限定商品转售价格的协议;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从事不公平高价销售、不公平低价购买、在价格上实行差别待遇、附加不合理费用等六类价格垄断行为。《反价格垄断规定》还规定,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强制经营者从事价格垄断行为,或者制定含有排除、限制价格竞争内容的规定;不得对外地商品设定歧视性收费项目、实行歧视性收费标准或者规定歧视性价格。

  为规范和保障价格主管部门依法履行反价格垄断职责,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国家发展改革委同时公布了《反价格垄断行政执法程序规定》,对举报受理、调查措施、依法处理、中止调查、责任豁免以及价格主管部门的责任等作了明确规定。

  两部规章的出台,进一步完善了我国反垄断法律体系,有利于依法加强反价格垄断执法,培育市场竞争文化,促使相关企业和市场主体自觉规范经营行为,共同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

【相关】

提高上缴红利不如破除垄断

一批纳入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实施范围企业名单,以及上调后的央企红利征缴比例上月30日出炉。在新调整的红利上缴比例里,大部分央企均有不同幅度的提高,其中烟草、石油石化、电信、电力等垄断型央企上缴比例从10%提高到15%。(2010年12月31日《财经日报》)

央企作为国有企业,其建设资金都来自国家与纳税人缴纳的税款,而且央企在发展壮大过程中,还不断得到国家与的政策支持。尤其是央企中有不少属于垄断型企业,其发展壮大得益于其所具有的垄断经营特权。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央企利润也普遍上涨,上调央企红利上缴比例回报作为其实际出资人的民众理所应当。

此次上调央企红利上缴比例具有降低央企职工过高收入水平,以调节收入差距的用意。不过,上调央企红利上缴比例后,部分央企如果只降低普通职工的收入水平,而高管的收入却不降,这样会进一步加大央企内部业已较大的收入差距。

在央企红利上缴比例上调之后,部分垄断型企业可能会通过谋求相关商品价格上涨,将上调的红利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在当前部分垄断企业实际掌握着相关商品与服务的定价权,或是具有通过种种手段“逼宫”涨价能量情形下,出现这种现象并非没有可能。

而如果能破除当前部分领域存在的垄断经营格局,或是缩小相关领域的垄断经营范围,则能避免以上弊端出现,还可以迫使央企减少盲目扩张现象。同时,央企自然也就失去了操纵相关商品与服务价格的能力,这样也就能够避免成本与负担转嫁等损害消费者权益现象出现,在更大程度上维护社会公平公正。

破除央企相关领域的垄断经营格局或缩小垄断经营范围,则能进一步扶持民营企业的发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提高劳动者收入水平,让民众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投资或缴纳社保费用,在更大程度上实现藏富于民,并终促进国富民强目标的实现。

一万亿央企利润流向谁的腰包

  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在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工作会议上透露,预计央企今年实现利润超过1万亿元,达到历史水平。这一业绩与2009年央企7977.2亿元的利润相比,同比增长了25.3%。(12月29日《新京报》)

  央企利润创新高,其实并不令人意外。正如经济学家所言,央企多集中于优势资源行业,如石油、化工、煤炭以及电信等,本身就处在垄断地位具有资源优势,在经济恢复阶段其业绩转好也体现得明显,利润增长是正常的。央企利润增长不是“问题”,央企的利润流向哪里才是问题。

  此前有报道说,中国工商银行、中国石油、中国移动三大企业名列全球十大赚钱企业,利润过千亿,上交国家的利润数额却只有200多亿,上缴比例只有10%。而且有的竞争性行业上缴比例更小,国家政策性企业还享受缓缴或者免缴待遇。央企利润的流向备受公众质疑。央企是全民所有的大型国有企业,其利润应该向国家即全民分红,但10%的上缴比例严重偏低,用一些业内人士的话来说,“10%的上缴分红只是毛毛雨”。那么,既然央企利润创了新高,向国家分红的利润上缴比例会不会有所提高呢?

  从以往的情况来看,要让央企主动提高利润上缴比例,恐怕很难。与偏低的“分红比例”相比,央企的员工工资和各项福利却是居高不下年年上浮的——不管央企承认还是不承认,央企对自己总是很慷慨,但对国家和全民却总是很吝啬。透过央企利润创历史新高的光彩一面,我们不难看到低迷的社会责任感,读到利益偏私的垄断通病。譬如为员工发放高工资和高福利,再譬如高成本运营、行业管理水平低下等。

  还值得厘清的是,央企一万亿的历史新高利润中包含着浓浓垄断暴利的味道。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部竹立家教授认为,靠着国家政策的倾斜,一些国有企业在成功取得高额利润的同时,也从客观上影响了部分产业的发展。以“三桶油”为例来说,石油从开采、输送直到销售,整个产业链和经营环节都掌握在“三桶油”手里,其间民营企业屡受打击,几无生存之地。

  “裸油价”、“阶梯电价”、“跟美国人比”……这些年,央企们打着与国际接轨的旗号,不断提高资源产品价格,其实利润不涨都难。在垄断体制的庇佑下,央企付出甚少所得太多,但这么大的一笔巨额利润,除了少量上缴国库之外,其他的都流向何方?会不会成为一个既得利益群体的福利?央企的高额利润应该惠及国民,即便一时间做不到向全民发“红包”,也应该公开利润流向,大幅提高利润上缴比例,将这笔公共财富用于扶持中小企业发展和提高社会保障上。

邻医网资讯频道
治疗中老年肾虚用什么药好?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