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汽车

马化腾你就把微信卖给运营商得了

发布时间:2019-03-22 14:50:26

虎嗅特别提示:千万别看到作者这标题读者您就开始喷!作者在末尾说了,这个建议纯属一玩笑扯淡。他只是想以此作由头,牵扯出对为何运营商怕、却又自己做不了、同时又难以联合箝制的分析。

近看都在争论该不该收费,工信部也插手到具体某个业务该不该收费的事情,我就忍不住想跟马化腾说:“你把卖给运营商得了”!

创新者的窘境

我们先看看为什么运营商逼着收费?收不收钱,向谁收钱都不是关键。问题的本质在于对于运营商来说,是颠覆性创新,是对电信运营商基于话音的传统商业模式的彻底颠覆。

拿一个不到一百亿的市场,去彻底颠覆千亿级别的话音和短信市场。这是电信运营商高层都能看到的市场变化,但问题在于运营商会纠结于现有庞大的话音收入。如果一听说有人要来抢自己碗里面的肉,就索性把肉都扔掉了,那是十足的“Silly Bite”!但要让自己割自己的肉,除非迫不得已,心狠手辣,非关羽之类的普通人是下不来手的。

作为运营商高层来说,是需要权衡资源投入和利益的,这是令人伤心的纠结事!在国资委投资回报率KPI考核下,

马化腾你就把微信卖给运营商得了

理性决策是倾向于往老产品投入资源,保住现有话音收入,而不愿意在新领域上投入,尤其是短期内不会带来收入的移动互联产品。

运营商的理想策略是自己做一个,万不得已自己主动割自己的肉!

但对运营商来说,理想策略是自己做一个类似产品,拿出来跟竞争。根据市场竞争状况,逐步释放话音风险。与其让人割自己的肉,还不如自己主动割自己的肉,还能看看停停,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就像当年电信主推IP长话一样,一下子就把各种IP长话竞争对手都打趴下了。

但问题关键是运营商自己做不了这样的OTT产品。不是没做过,是尝试去做过,但运营商发现自己根本做不起来;不是一次做不起来,而是试过好多次,但结果都是那么让人伤心欲绝的。这个挑战不单单是针对移动电信和联通三家国有运营商,全球的传统电信运营商都面临这个问题,也几乎是束手无策的。

砂枪打不死野猪!

农村打猎,有一种砂枪,上面装铁砂,用火药激发。威力不大,只能打打兔子。如果碰到野猪,野猪皮厚实,想着说我一定要逮一只回去,过年就有肉吃了。可万一没打死,激怒了野猪,冲过来说不定自身小命都难保。因此,带着一把砂枪想去挑战野猪是很危险的。

你会说我可以采取挖坑、设埋伏等土办法去打野猪,这个理论上可以有。但是就像兔子撞死在树上一样,属于撞大运的小概念事件。

运营商现有机制就是一把砂枪!

现在运营商手头拿着的就只有一把砂枪。对运营商来说,IM和操作系统等之类的都是属于野猪老虎狮子之类的,正常情况下是打不死,也惹不起的。

运营商从本质上来说是以服务和营销见长,自己研发产品的能力很弱!是华为等厂家把设备都安装调试好,运营商依靠政府特许牌照开展服务和营销,有些设备维护之类的甚至都外包给华为等厂家来做了。

而互联则是产品见长,需要不停地去试错,去打磨产品,通过快速响应客户需求来满足客户体验。这中间存在巨大的基因和运营差异。而要让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传统电信运营商转型来适应互联运营模式,这个是很难转变的!

当然,现在据说中国电信在跟易合作,想重新开发翼聊,那就是属于“借枪”了,但能不能做起来,我个人判断是很难,因为错过了市场发展的时机,要靠简单粗暴的手段将市场抢过来,是太难了。

大企业病阻碍了运营商创新

“大企业病”早由日本欧姆龙的创始人立石一真于1983年提出,是指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在管理机制和职能等诸方面,滋生出阻滞企业继续发展的种种危机,使企业逐步走向衰败的一种慢性综合病征。

企业大了,事项增多,决策过程复杂。管理层级多了,高层就看不到市场一线情况,决策机制失灵。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企业便滋生了因人设事以及多数人无所事事。

一句话归纳,从本质上来说,“大企业病就是官僚化带来的行动缓慢”!。我相信但凡跟运营商打过交道的人,都很清楚运营商身上存在的大企业病。

而互联产品是需要面向客户体验快速迭代。腾讯的“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灰度创新法则,这是大公司面对不确定性时的稳健保守做法。而传统运营商强调全程全、电信级的传统运营模式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一切不以赚钱为目的的公司都是耍流氓!小马哥是想收钱的!但不敢收!

说完运营商,我们来说说腾讯。

毫无疑问,马化腾是想收钱的。作为上市公司,是需要给投资者回报!三亿用户,如果能每人收10块钱,一个月就是30亿,这个日子不要太好过啊!

但是马化腾很清楚,只要他跟用户一伸手,那3亿用户转眼就变成几千万、几百万级别了。因为好友都跑光了,你发消息给谁啊?没有了接收端,自然也就没有了发送端。收费只会把客户赶到竞争对手那里,给自己再培养更多、更强大的竞争对手,比如LINE等。

另一方面,马化腾很清楚运营商的话音蛋糕是不能轻易碰的。因为三家运营商背后是国资委,这个是惹不起的。轻易打破人家的玻璃房子,只会给自己惹来无穷麻烦!当初产品设计时采取对讲机模式,也是打政策擦边球,规避政策风险。(顺便问一句,有谁知道为什么line敢明目张胆地走话音模式?)

因此,马化腾处于两难窘境。想收银子,但怎么收费不影响客户体验,这是小马哥面临的巨大挑战。

我个人相信,现在对于来说,是属于黎明前的黑暗,只要把客户体验做好,假以时日,是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的。

恰恰是时间是宝贵的

错过了关键时间点,很多事情就不再是困难。马化腾和三大运营商都很清楚这一点。

对于马化腾来说,赶紧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突破烧钱的阶段是要务。一旦找到钱,分一半给三家运营商,那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了。另外则是赶紧走国际化,做大规模和影响力。假如过3年,全球有30亿用户在用,是否可以说已经是一种事实上的通信国际标准了?

因此,马化腾策略是拖,赖着不给运营商信令资源占用费,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来找到解决办法。我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产品,凭什么给你啊!

对三家运营商来说,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下一家店了。现在3亿用户已经够可怕了,完全有能力一夜之间彻底颠覆运营商。现在只是政策在约束不让越界,如果让继续做大,一旦运营商对采取任何手段,都会变成轩然大波,千夫所指。

另一方面,很多潜在的OTT企业也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运营商话音这一块肥肉,比如新浪微博很明智地隐藏了客户端IM通话功能,不敢当出头鸟来公开挑战运营商。只要你运营商开了这个口子,就等着决堤吧!

这是运营商高层和各政府衙门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工信部就赶紧出来协调“大家都退一步吧”?“该交点钱就交点钱吧?”“别越界了…….”

运营商三兄弟同床异梦,很难共事

但现在问题是三家运营商本身很难扭到一块去。

三家里面,中移动,绝大部分客户都是他的,抢的都是它的蛋糕,因此移动性急,恨不得一手就掐死;而联通规模小,同行是冤家,认为自己威胁的是移动电信,所以还想着能跟合作,弄个鱼水情啥的。电信居中,则不吭声自己在做IM。

一条船上的三兄弟,心思各异,你说要让这三家联合起来,做个IM,或者各自做个IM,搞个互通,按照运营商的决策机制和国企性质,是属于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将卖给运营商,再让重新山寨!

要破解这个局,小马哥就学学人家马云,你要支付宝,我贡献出来就给你呗!我相信马云只是表表态而已,假装很大方,如果真要他拿出来,我估计他打死也不肯的。

把卖给三家运营商,把商业化的难题交给运营商去想呗!卖个几百亿人民币,这点钱对于运营商来说,毛毛雨不算啥的!你想想一个飞信中移动就至少投入了60亿,三家凑一块,掏出这点钱不算啥的!

当年3Q大战,马化腾意识到“与其被竞争对手颠覆,还不如自己颠覆自己”,咬咬牙,自己割下自己的肉,这才有了成功。现在把卖了,不用再顾忌左右手互博了,小马哥都没必要“喊破嗓子“,完全可以“甩开膀子”重新山寨一个!毕竟现在客户群都还在,只是活跃度低了。把功能再丰富起来,按照腾讯的实力,过几年又是一条好汉的!这样也避免了市场垄断的潜在指控。

而三家运营商拿到这个产品后,互联互通的事情也省了,各自动动脑子,好好做一做,把话音风险逐步释放掉。等到一天,流量能支撑起运营商这棵大树,话音免不免费也就无所谓了,更不用担心话音被颠覆了。当然,按照现在运营商的机制,过几年,产品老化,还是会照样遇到这一问题的。以后事情就以后再说呗,小平同志说了:“下一代人会比我们聪明,会找到解决办法的”。你说呢?

说一句,我这一建议纯粹是扯淡玩笑,欢迎大家讨论。

新浪微博:@陈斓_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