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亲兄弟争亿元资产昔日地产富豪沦为打工仔

2018-10-28 12:35:01

亲兄弟争亿元资产 昔日地产富豪沦为打工仔

亲兄弟争亿元资产 昔日地产富豪沦为打工仔

9:47 大洋 李钢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一场纠缠不清的发生在亲兄弟之间的合伙纠纷案经历了13年的纷争之后,依然没能风平浪静!近日,根据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抗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孔宪彭诉孔宪桥合伙纠纷一案。错综复杂的案情让不知内情的人一时之间难辨是非,而在法庭之外,那场发生在兄弟、父子之间的亲情与利益的冲突,仍在继续 出身:做小工做出房产大道 纷争发生在1996年,目标是当年合伙开的房地产公司的股权。 故事的两个主人公虽然是亲兄弟,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特点,三弟孔宪彭张扬而外向,二哥孔宪桥沉稳而老练。 比弟弟孔宪彭大四岁的孔宪桥,从小就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当年的孔家只不过是广州郊区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早熟的孔宪桥小小的年纪就要骑着自行车从江高镇到广州市区里卖菜挣钱,来回路程数十公里。 那时,孔父常带着村里的人到建筑工地帮工,孔宪桥也会跟着去做点小工。他对建筑设计的兴趣就是源自这段经历。 高中毕业后,孔宪桥显示出了在建筑设计上的天赋,自学学完了大学的工程设计全部课程,并从那以后,开始做起房地产开发。 孔宪桥事业成功后,日夜为弟弟操心,他还为弟弟疏通关系,让弟弟上了大学,学的专业是土木工程。孔宪桥希望孔宪彭学成后,到他的公司来帮忙。 我太宠他了,现在回想起来,不是好事情。 孔宪桥说道。 爆发:7万定金引发兄弟矛盾 孔宪桥依然把孔宪彭称为 三弟 或者 弟弟 。 他不认我们,但是他毕竟还是我们的亲兄弟。 孔宪桥说道。 孔宪桥告诉,1986年到1990年之间,他已经承包了广东长城建设总公司综合处房地产开发部,并和别人合作开发了8个项目,而孔宪彭开始加入他的工程项目中,则始于1992年的 麦窜工程 。 当时,我已经拿下了那个项目,就让我弟弟去交7万块的定金,可是没有想到,他在交钱的时候,却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并说这7万块钱是他自己出的。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说自己是公司的股东了,可是从头到尾,他就从来没有出过一分钱。 孔宪桥一再强调。 他在公司里帮我做事的时候,有些东西要托别人做,就让他去负责联系,可是就在别人快要完成的时候,他却假借我的名义,告诉别人事情不用做下去了,然后就将费用给私吞了。结果,我的很多朋友就找到我骂我无耻,说我怎么能这么不讲信用! 二哥:公司败落不再风光 再也无法容忍孔宪彭的胡作非为,于是孔宪桥在征得了父母的同意之后,提出了给三弟一笔钱,让他退出公司,自己创业。孔宪彭和几个合伙人商量之后就提出了退股的要求,并在1995年5月6日签订了《退分股意向书》。 孔宪彭提出了要两百多万现金。孔宪桥想了一下后,就给了孔宪彭365万元。 此外,我还给了孔宪彭汽车、土地和房子,他之前还以各种名义从公司里面拿钱出去,这些加在一起值180多万元。 孔宪桥说。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后来事情的发展。在签订了意向书之后的一天,孔宪彭竟然在凌晨3时,带着一帮人,来到了公司的办公室,将值班人员控制之后,把公司所有的档案资料席卷一空,以至于孔宪桥的公司根本无法正常运作下去。 从此,公司的状况一落千丈。 如今的孔宪桥因为身陷兄弟之间的官司、欠下巨额债务等问题,已经不再是当年风光的老板了。 我现在都是靠在外面接些小工程来做,挣钱糊口。 三弟:讨回权益不能留情 孔宪彭的现状也并不比自己的二哥好多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在孔宪彭的描述中,当年的他确确实实成功过,事业蒸蒸日上,资产曾经达到数亿,但是由于内部纷争,导致了事业的一落千丈。所谓的内部纷争对象,当然指的就是他的二哥孔宪桥。 外人看来,现在的孔宪彭浑身上下都无法让人和 一个成功的房地产商人 联系在一起。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孔宪彭说道。 孔宪彭认为,当年的二哥,通过各种卑劣的手段,篡夺了他在公司的地位,所以他要和二哥争到底,讨回自己的正当权益。 孔宪彭还认为,除了二哥孔宪桥以外,就连大哥和父亲都对他充满了敌意,所以,他也不能手下留情。 老爸包二奶的钱都是二哥出的。 孔宪彭说的这句话,让印象深刻。 辉煌:曾合伙开了6间公司 孔宪彭确认 麦窜工程 的存在,但是他坚持当年的那7万块钱是他出的,是他当时所有的积蓄。这7万元究竟是谁的?在17年后却成了兄弟俩争执不清的难题。 先不论谁付了那7万元,兄弟俩合伙开公司确实是事实,公司一度红红火火,也确实是事实。 随后的日子里,两兄弟共合伙成立了6间公司,注册资金近3000万元。在那几年里,他们共开发了20多个房地产项目,如丽景山庄、榕溪花园等楼盘。 但是随着事业的发展,兄弟之间的问题开始出现,并且越来越严重。 孔宪彭愤怒地说,当年的孔宪桥在公司内部到处安插亲信,并且随意支取公司的资金,多的一次,孔宪桥直接从公司提取了800万元的现金挪为私用。 不过,让人难辨是非的是,针对孔宪彭的同样的指控也从孔宪桥那里说了出来。终,兄弟的决裂成为了定局。 1995年5月6日,孔宪彭、孔宪桥等人签订了前述的那份《退分股意向书》。 虽然在这份意向书上签了字并且拿到了365万元,可是孔宪彭却仍然不能服气,认为自己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不能仅仅拿这点钱就被二哥逼走。 于是1996年1月29日,孔宪彭以合伙纠纷为由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其兄孔宪桥除已给付的365万元退股金外,再给付他1200万元,还不得侵犯他的公司权益。 从此,两兄弟开始了这场长达13年的官司。 父兄:一边倒支持二哥 在两兄弟的纷争中,父亲和大哥一边倒地支持孔宪桥。 孔家大哥孔宪炳温和而内向,不善言辞,在两个弟弟的公司如火如荼的时候,他也只不过在公司里面做了一个普通的司机。 孔宪炳告诉,当年的孔宪彭一分钱都没有出过,根本没有资格再来要钱。在他的眼中,三弟孔宪彭是个不学无术的人,而二弟孔宪桥却有着真才实干的能力。 我二弟是个很活跃很有能力的人,从1986年开始,他就经常能够拉到一些工程来做,所以慢慢就把公司给做起来了。没想到三弟这么没有良心,居然狮子大开口来向二弟要钱,那是二弟的公司,他一分钱都没有出过。 孔家的父亲脾气更为火爆,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再审法庭上,他不仅数次不顾法官的呵斥,起身怒骂三儿子,甚至还企图冲到审判区去打孔宪彭。 要不是安检把我的东西给收了,我在这里(指法庭上)就把他给宰了。 父亲对于儿子竟然恨之入骨。对于二儿子,父亲则有着深深的愧意,懊悔自己当年让孔宪桥将孔宪彭收到公司里帮忙。 案件的诉讼经过 1996年1月29日 孔宪彭起诉,要求法院判令孔宪桥补偿其1200万元,同时停止侵犯其公司权益。 1998年7月14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孔宪彭败诉。上诉,无钱交上诉费,判决生效 2001年7月20日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再审 2002年9月25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2004年12月14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维持原判。再上诉,无钱交上诉费,判决生效 2005年4月5日 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2006年3月1日 省检抗诉 2006年5月31日 省高院受理 2006年12月1日 应结案日期 2007年8月28日 省高院次开庭审理 2008年10月28日 第二次开庭:未兰

相关热词: 兄弟 资产 地产 富豪 打工仔 名利场

载冷剂
磁控溅射镀膜机
减速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