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时尚

等过一夏

发布时间:2019-07-13 13:07:35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

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题记

若是时间回退,倘若那个男孩不喜欢着那个女孩,倘若那个女孩没有遇到那个男孩,只是一场擦肩而过的一面之缘。那个男孩是否不会有那么些悲伤?黄昏掩埋了黎明的光辉。太阳终究会落下,而这一天终究会过去。人的一生会遇到几次令自己心动的人?谁抹杀了那场离别的忧伤?我不懂,分开既然是痛,为何离别总是多于相逢。佛说,五百回眸,换一世的擦肩而遇。却为何又说,心不动,则不伤?或许佛就是心中的矛盾吧。

谁制造了那场相遇,谁又抹杀了那场幸福?谁看到了那场花的盛宴,谁有瞧见了那场彼岸的生离死别?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花开无叶,叶起无花,花叶相恋却不得相见,叶花相识却不得相触。曾经看到了花的繁华,也看到了花的支离破碎,看到了花的枯萎。我拾起一粒种子,将它掩埋。而来年的它依旧如此。花开,花盛,花衰,花败,留到手中的还是一粒花的种子。

走过的路如同喝过的水,一杯,一杯。只是有的人习惯了渴了才喝,而有的人是越喝越渴。撞撞跌跌的走过了那些笑过的日子,然后度过那些痛苦的时光,在走进幸福的岁月,又藏到孤独的沧海中,让轮回一点一点的把自己淹没。有的人一生只读一次轮回,而有的人读过了千百次。有的人一次就看清了世间的百态,而有的人看了好几世的佛经。习惯了那些坐过的位子,只是那些位子不会是永恒。寻找过自己的永恒,却不过是那些曾经。曾经许下的那些永恒的誓言,曾经意气风发,对天怒吼,却也对抗不过世间的熔炉,熊熊的时间火焰会把它们练得渣都不剩。曾经听到过这样一个传说:

话说又过了很多年,天下有两个很相爱的人,可是有一年,男的在出外办事的时候不幸遇难了,他来到三途河边,看见满眼的血红,心里哀伤无比,他痛哭道:“我不要轮回,我要回去找我的妻子,她还在家里等我。”他跌跌撞撞的来到孟婆这里,喝下忘情汤前,他问孟婆,为何天下诸般,这汤独要人忘情。孟婆笑而不语,只是要他快喝,他呆呆的看着汤,说:“人都要忘情,我偏不忘,轮回后,我要去找我的妻子。”

男人的妻子得知他的死讯后,悲痛绝伦,几度寻死都被男子的家人救了下来,女子答应不再轻生,但是要终生守寡。男子的家人一来看她性格刚烈,怕旧事重提,又要徒惹她伤心,二来念她有心,便暂时答应了她,等她情绪稳定后再劝她改嫁不迟。就这样,女人便在男子家继续住了下来,靠缝补为生。

又说这男子轮回后,还真重新生在他和女子一起生活的小镇里,光阴飞逝,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一天他出门经过女子守寡的门前,感觉到心里怪怪的,便停下来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刚好被女子迎面看见。轮回后,这男子的相貌气质均已完全变了,可是女子一看见他,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她走到男子面前,说了一句:“你来找我了。”便昏倒在地。男子一看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女人倒在自己面前,赶忙吓的逃离了那个地方。

后来这个女的重病不起,到死前翻来覆去的说什么,但是声音太小,没有人听清楚过,所以也没有在意,这女子滴下两行血泪,一命呜呼了。女子来到地府,看见孟婆,突然很轻的问她:“老婆婆,以前是不是有个男子在这里告诉你,他不会忘记我,一定会回来找我?”孟婆点点头。女子心疼非常,哽咽道:“那为何他回来却不肯认我,哪怕他跟我说句话,在我临死前来看看我也好呀。”孟婆拍拍她的肩膀,说:“你们很相爱,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这样吧,二十年后答案来临那一刻,我答应让你看看,只是这之前你无法转世,要在这里受苦二十年,你愿意吗?”女子说:“我愿意,不看见那个答案,我放不下对他的爱,即使投胎转世,也要心痛一世。”这女子于是被孟婆安排给彼岸花锄草,其实本无草可锄,但是女子的眼里满岸是草,锄了又生,永远锄不完,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二十年后,孟婆把她带到轮回门前,说:“你站在这儿看着,但不要说话,你等了二十年的人,要来了。”女子激动的站都站不住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情绪,紧张的站在那里等着她爱的人出现。终于他走过来了,原来他得了病,没有治好,四十出头,又死了。他走到她和孟婆面前,孟婆把忘情水递给他,他拿起就要喝,女子急了,说:“你忘了你说的话吗?”男子看了她一眼,把手中碗里的水一饮而尽,接着走进了轮回门。

孟婆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子,说,爱情是什么?不过一碗水罢了,你也喝了吧,能不能忘掉不是你说了算的,有今生,没来世,纵然你记得,他若忘了,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 世间让人留恋的是情,却又容易忘记的,依旧是情,我等过了一个四季,却不知能不能熬得过下个秋天。就像佛说说的,我的心事你会不会听我诉说。期盼着一场雨季能让我们相逢,而这个雨季却来得凶猛了些,指尖的温存似乎只剩下了那夜的表白。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似乎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一个属于自己的小角落,而我却没有,因为我不想过得那么累。藏下来的你可以一年都不说,以为自己快忘了却在某个偶然的时候想起,也许是痛,也许是苦,可依然都在守着那些将要忘了的内容。如果有一天我对你说我忘掉了那些日子,忘掉了我们的曾经,忘掉了所有的一切,你会相信么?那些温暖的记忆,就像是一座石桥,我走了过去,却不敢再走回来。看着那座石桥,不会哭,不会笑,只是静静的立在那里,看岁月的峥嵘,看落寞的聚散,也在看着我们。

突然间,我忘了我在等什么,只是静静的等着,也许是等一个秋天,或许是等一个夏天,也许是在等你。那些流浪的日子让我明白,等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也许不会有结尾,也许不会有过程,也许甚至这个故事断断续续。等待也告诉过我后果,但是我不想听,因为那就是爱情,也因为我已经有了喜欢的那个女孩。想到她的笑容,我就会开心,想到她的委屈,我就会难过。也许时间拼命想记录的却是自己留不住的,也许时间留不住的却是自己想要拼命保护的。我不知道时间煮雨是什么意思,也许只是一首歌,也许只是一场戏。那场戏我们都扮演过那些角色,都渲染过自己的悲伤。可是我们终究是沧海一粟,世间的力量我们不能左右,终究是一场过客。拼了命追寻着自己的足迹。

情若惜不曾如此等待过,但是却在等待有一个夏天,等待过有一个和夏有关的人,和蓝有关的事,和诺有关的情。

记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情若惜执笔

哈尔滨好的男科医院
昆明专治癫痫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