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生活

蚩尤一代战神的殒灭

发布时间:2019-06-20 15:29:44

2015年末,东夷文化博物馆在山东临沂建成开馆,长久被华夏文明光辉所遮盖,沉淀在历史层层泥沙中的东夷文化,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露出其灼灼光华。博物馆内设八大展厅和两大影院,陈列着东夷时期各类文物,再现了从后李,北辛,龙山,再到岳石等不同时期,东夷人在自己的时空中繁衍生息的状态。东夷人是华夏文明的,他们所创造的文化是华夏文化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

摄影/安妮

参观东夷文化博物馆,少昊、蚩尤、颛顼、帝喾、皋陶等东夷历史上的传奇人物,犹如坐在飞驰的列车上,在我面前呼啸而过,其中一位非常特别,好似黑暗中擦亮的火柴,让人不得不投以更多的目光,他的名字叫蚩尤。

蚩尤,这个被钉在历史长河里的怪兽,一直被华夏文明所诟病,他被描述为“横行霸道,蠢蠢欲动”蛮荒力量的代表”,有说“蚩尤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冰仗刀戟大弩,威震天下”,又有说:“蚩尤人身牛蹄,四目六手”,甚至还有说“蚩尤变化多方,征风招雨,吹烟喷雾,黄帝师众大迷”……

在远古时代,作为东夷部落联盟的首领,蚩尤应该是一位勇猛善战,有谋略的战士。我想即便算不上俊秀飘逸,也应该是孔武有力之人,足以令对手胆寒心惊。据说黄帝与之大战,战得非常辛苦,不得已借助九天玄女的神力才获得成功。蚩尤战死沙场,当权者畏其精神不灭,不敢将其身首葬于一处,对他的形象更是百般诋毁,而这一切,终究不过是成王败寇的托词……

摄影/安妮

人类文明的进步在煎熬中凝炼,历史的车轮碾过无数残壁断垣和累累白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曾经是多少历史成功或失败前夜的宣言,假如我们把那个远古时代能征善战的蚩尤当作血肉之躯去思考,在他脱缰去马那一刻,是不是也会有些心动的悲凉?

蚩尤被缚的地方被称为“绝辔之野”,台湾历史学者宋霖先生曾在这个地名下写下一段话:“绝辔,割断缰绳,一任曾经驼载蚩尤纵横天下的彪悍战马,在溅满鲜血积满尸体的殷红荒原上踟蹰,在青铜色天幕映照下,伴着清冷残血的旷野中长啸悲鸣。”

摄影/安妮

蚩尤战败了,黄帝为了消除他的影响,给蚩尤套上桎梏,从今天河北的逐鹿押解到今天山西的运城,然后将其杀害,那里后来长久被称为解州。蚩尤倒下的地方,出现了血色湖泊,宋代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记载:“解州盐泽,方百二十里,久雨,四山之水悉注其中,未尝溢,大旱,未尝涸,卤色正赤,在阪泉之下,俚语谓之蚩尤血”。

如此看来,蚩尤的死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气壮山河。

摄影/刘笃龙

蚩尤的遗体经长途跋涉又被运到了现在山东省西部的黄河北岸,也就是九黎族聚集的地方,估计这也还是为了示众,平息蚩尤旧部流传的“蚩尤不死”的谣言,同时也可让异己归心。黄帝终究还是心虚了,蚩尤的头和身躯被埋在了不同的地方,隔了很远很远。“蚩尤冢”在今天山东阳谷县境内,民间常十月祭之,据说会有一种上黄下白的云彩出现,称之为“蚩尤旗”,气愤难平之意。

摄影/李斌

我觉得神话俚语有时比正史更可靠,至少它不会被有意篡改,蚩尤死后,他的影响不为炎黄二帝所容,黄帝让造字的史官仓颉将其名派生成不详,将其形派生成怪兽,之前的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子?我们终究也是不知道了,敢问英雄死后魂归何方?

摄影/刘笃龙

蚩尤在逐鹿战败后,他的部族四分五裂,一部分归附炎黄二帝,成为炎黄子孙,而另一部分则为躲避战乱,远走他乡,成为苗蛮文明的始祖。苗族人民对蚩尤非常之崇拜,他们说自己的祖先姜戎是从枫树里长出来的,而这创造力巨大,能够生出人的枫树,竟是蚩尤被杀后戴在脖子上染满鲜血的桎梏,扔在田野里生根发芽冒出来,可以想象这说法承载着当年蚩尤追随者们多少希望与期待,他们的首领不会死,就是死了也会再生。这些奇怪的传说在华夏文明的任何典籍里都不会被找到,它们被居住在大山深处苗寨里的人们世代相传,神话般芬芳于世。

秋雨先生到贵州西江苗寨旅游,从苗寨美女灿若鲜花的率真笑容里看到了中华传统淑女的影子,那里的女孩称自己是蚩尤的后代,他说蚩尤胜利了,胜利在西江苗寨女孩的唇齿之间,他读到了蚩尤不灭的灵魂在苗寨里已经化为精神图腾。

蚩尤与炎黄二帝之间的斗争,正是东夷文明与中原文明冲撞的载体,在彼此力量的消灭与增长中,互相模仿吸收,融合为华夏文明。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也是黎民百姓(蚩尤是九黎部落首领)。

东夷文化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源起,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学者和研究者所关注,蚩尤作为东夷文明的建造者之一,也应该被还原其真实面目和应有的地位,他的功过不应湮没在文明聚合的洪流中,他是战神,是我们东夷人的祖先,部落的骄傲,虽败犹荣……

博物馆乐途旅游网与专栏作家:安妮 发布:2016.04.29

本文作者:乐途旅游网(今日头条)Tags:文化 蚩尤 黄帝

广元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内江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宜春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