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历史

对话不以律协之名获利

发布时间:2019-05-22 03:09:40

对话:“不以律协之名获利”

对话人物白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贵州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位担任省级律协秘书长的职业律师。对话背景作为律师行业的自律组织,多地律协曾广受律师们诟病,焦点主要集中在选举不民主、会费支出不透明、服务不到位,而这些问题的根源,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来自协会管理的政社不分。对话动机3月29日,贵州省第五次律师代表大会在贵阳召开。会上选举产生了由59名理事组成的新一届理事会。值得一提的是,59名理事全部为职业律师,这在全国省级律师协会中,还是头一家。三个多月里,新的管理制度被建立,这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在行业协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基础上,律协向依法自治迈进的标志。在十八大文件里要求加快实施政社分开的背景下,这或许可为全国多个领域行业协会的改革提供参考。改变打破12年无规章状态新京报:秘书长是律协日常负责人,贵州省律协这次为什么让职业律师来担任?白敏:贵州省律协此前的两任会长是司法厅的副厅长兼任的,因为是兼管,所以很多事,行政机关的管理和律协的自律没有啥区分。从2002年至今,也没建立什么规章制度,秘书处工作人员薪酬怎么算、给不给加班费,都没书面明文规定。十八大之后,贵州司法系统开展了关于行业协会去行政化的讨论,司法厅领导很重视,希望能从律协做起。新京报:上任3个多月,你觉得职业律师管理律协的效果会有那些不同?白敏:这3个多月,我们开了两次常务理事会,六次会长办公会,修改了协会章程,增加了律协专门委员会,比如律师考核委员会,财务管理委员会,按全国律协章程,这两个委员会是必须有的。以前司法行政人员管理时,由于长期的工作习惯可能不会全身心为律师服务,更多是维持稳定,希望律师们别找麻烦,把他们管理成“乖孩子”。新京报:财务管理制度上有变化吗?白敏:我们建立了新的财务制度,5000元以下的支出我签字;5000元到2万元会长签字;超过5万元要通过理事会。改变了过去财务支出一支笔的情况。新京报:律协被很多律师戏称“司法厅(局)第二律管处”,尤其是会费支出和日常服务,受到很多律师质疑,此前贵州省律协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吗?白敏:不只是贵州省,这些问题在很多省份的律协都有。我们接管后账面上就3万4千块钱,但这些钱还不够还账面上应付款。按理说,每年会费有260多万,但上届律协已经提前收了今年部分会费,今年换届前就已经花了90多万,四五月份,协会员工工资都推迟了半个月。新京报:你觉得产生透支会费现象的根源是什么?白敏:拿会费来说,律师入会不是申请的,拿到律师执业证自动入会,是带有强制性的,交会费,律师就有权利了解钱花那了。按章程说每年协会要在常务理事会上做财务报告,事实上也做,但那报告就给你几个大项,设备维修多少钱,租房多少钱,接待多少钱,不具体。选举理事会不是富人的朋友圈新京报:如果协会还是由原有行政人员管理,解决这些问题会有阻力吗?白敏:关键是没动力。在老观念里,很多事情没必要报告,定了就定了,比如说过年过节拜年就拜了,送礼就送了,不需要讲。当然八项规定出台后,这方面开支非常少了。新京报:理事会成员是怎样产生的?直选?差额?由谁来选?白敏:59个理事名额,根据不同地区从业律师人数按比例分配,然后由律师代表投票选举,律师代表也是按比例分配。律师代表选理事投票时,上面会有候选人的名字,按照票数多少排序。新京报:不是每个律师都了解候选人。你会如何让大家了解你?白敏:我做职业律师很多年了,每年实习律师培训我会给他们上课,另外我原来也是省律协“劳动、环境、知识产权、行政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在贵州做了很多环保公益的事,社会评价比较正面,积累了些无形资产。新京报:律师行业有种声音,协会独立性主要体现在选举的自主性上,呼吁直选,你认为现实吗?白敏:我觉得全部直选也不现实。比如说贵州有3000多律师,让这些律师推一个会长真不好推,各地州的律师分散在各地,让遵义的去推贵阳的?如果遵义推遵义的,黔西南推黔西南的,就乱套了,技术上不好实现,不过在基层可以尝试。新京报:这样又会有质疑,说律协理事会是富人的朋友圈。白敏:不是。我们有个常务理事,挣钱很少,但做公益特别多,我们常务理事有25个,好几个都是不挣什么钱的。相反有很多挣钱的律师没进律协,不想管这摊事,觉得影响挣钱。反应“与司法厅不存在利益输送”新京报:律协改革从酝酿到实施,有阻力吗?有没有官员反对?白敏:应该是有。其实相比阻力来说,更多的是担忧。选举前一天还有领导担心,一是担心我们都是职业律师,都要找钱吃饭的,会不会全心全意来做;二是律师都散兵游勇,没管理经验,来了能不能管好。新京报:改选是不是意味着司法厅要放弃一些利益?白敏:其实我觉得没有。因为这些年律协和司法厅的经济往来非常少,早就分开办公了,不用向司法厅输送利益。新京报:现在你们怎么定位律协和司法厅的关系?白敏:司法厅对我们监督和指导,但不是领导;律协也有党委,党委班子和理事班子有交叉,书记是原来分管我们的副厅长。司法厅的领导也很开明,不会插手律协的业务。新京报:律师们对于这次改选有什么反响?白敏:其实到去年底,贵州省职业律师是3011人。有人不理解,觉得做律师好好的,做那个干吗;还有的比较激烈,就会说这是要捞名捞利,不相信你会有什么公益心。当然也有支持的。新京报:在一些同行看来,律协管理律协更容易获得经济利益,这方面如何约束?白敏:不是说律协本身有多少钱,而是担心通过在律协任职的身份,在外面获利。我觉得律协的人,不要用这个身份去谈业务,所以我们律协的人,名片上的身份都是分开的,不要在一张名片上说我一会是这个,一会是那个,跟当事人谈事,不用介绍在律协的身份,和业务没关系。这不是制度范畴,而是职业伦理了。前景解决行业协会管理政社分开新京报:这次改选的变化,能看成是律协自治吗?白敏:是。律协定位本身就是行业自治组织。新京报:行业协会作为从业者的服务组织,其独立性应该如何强化和体现?白敏:在代表大会上会长也说过,怎么将行业管理和行政管理结合起来,关键还是行业协会管理去行政化。比如对律师的管理应由律协进行,司法厅对违纪律师的处理,也会听协会的意见。新京报:今后在监督和透明机制上准备怎么做?白敏:现在协会的制度章程已经确定了,财务公开重要,每季度的支出要报告财务委员会,以后还要在站上公开,我希望协会财务像公益组织一样,晒信息,让全省的律师都看得到,才能让人心服口服。新京报:你觉得自己在这个职位上,和司法行政人员比,优势是什么?白敏:我曾在贵州省司法厅工作7年,又是省政府法律专家团成员,也做过秘书文员,优势是更知道律师怎么想,知道这份职业的发展方向,更懂业务,也知道怎么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外我在金融企业待过,懂财务会看资产负债表;劣势是人家搞行政管理是专职的,我们等于兼职,干满一届4年,再回到本行会接不上,客户也会流失。新京报:作为省级律协位职业律师秘书长,你的同行如何评价你的表现?白敏:我还没听说,也没去打听。不过协会里的工作人员,觉得现在的运转更正规,理事、常务理事也觉得现在更透明了。至于对我个人表现的评价,好或不好对我的影响不太大。新京报:上任这段时间,你给自己的工作打多少分?白敏:80分吧,很多想做的能做到,比如制定的行政管理、印章管理、车辆管理等制度,但还可以做得更好,还有顾此失彼的时候。新京报 贾鹏 实习生 曹忆蕾 北京报道摄影/新京报 王贵彬

副县长辞职 福兮祸兮?
2016华南国际印刷展 助力印企升级转型
731天猫聚划算海尔智能扫地机器人玛奇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