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历史

肩膀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4 00:46:30

[1]  陈晴次见到凌溪的时候,正是初秋的早晨。微风拂过他背后浅绿的窗帘,有几缕隐约的阳光照在他埋首工作的身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陈睛喜欢认真工作的人。  凌溪是这家单位的副局长,也是全市年轻的副局级。他见陈晴走进来,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眼睛很深,紧锁的眉结慢慢舒展开来,有一丝难以觉察的笑意:“你好!”  “你好!凌副,”陈晴低下头,把政府办文件轻放在他的台上:“这份文件,需要你审阅。”  “好!”他看着陈晴局促的样子,温和地问:“次来到这里上班还习惯吗?”  “还好,谢谢凌副关心!没事我出去了。”陈睛偷眼看他,他有一张严谨的脸,不英俊,却有一股强大的阳刚之气。天!他的肩膀很宽阔,突然有种道不明的情绪紧紧地抓住了陈晴的心,她想到了依靠这两个字。也许由于自小离家,漂泊不定的生活让她常常渴望有一个坚实的肩膀可依,有岸可靠。  陈晴想到这轻轻地笑了,心情犹如秋日的阳光一样温暖柔软,嗯,是个不错的早晨。  同事小清俯在她耳边悄悄地问:“怎样?凌副是不是很酷?怕不怕?”  “很怕!”陈晴拍了拍胸,笑着说。  “知道不?凌副至今未婚,是个迷!他的快速升迁更是个迷!”小清神秘地笑:“也许你有机会,你可是他钦点的兵,几十个应聘者就单单挑你,我们都好奇呢!”  “是我幸运吧,别乱想!”陈晴拍拍她的背,小清耸耸肩。  不过,陈晴也有点奇怪,以她的资历这么平凡,他是如何钦点她的呢?  [2]  后来由于凌溪教陈睛泡茶之道交流瞬间,陈睛才知晓原因。  “当时,”凌副漫不经心地说:“推荐你的人跟我说,你需要养活一家人。”  陈睛倒水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怔怔地看着凌溪,说不出话,眼睛却红了,原来在他严谨的外表下面隐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凌溪感觉到了她内心复杂的心潮,接过她手中的茶壶说:“那不是同情,我相信你能够做得很好,事实上你确实工作的很好,许多人都表扬你。”  那是因为他照顾的原故,陈晴想,她与同事相处甚好,多多少少是沾了他的光,这种待遇是她历经多处工作之地所不能得到的,她艰于人情世故的性格使她每次饱受挫折之苦。  当陈晴再次为他泡茶的时候,对他增加了许多好感,甚至还有一种依赖的感情。  往后,凌溪举手投足抑或一个言词,都落在她的心里,她觉得他是那样的迷人,她开始有些迷恋他了。特别是喜欢他开会的样子,简练有力的措词,表述清楚不带一点哆嗦,间或引用一些借喻宣染气氛,他开会的水平常引起全场暴发热烈的掌声。陈晴凝视着他因愉悦展开的笑脸,暗想:原来有一种男人是适合在一个特定的时刻发光的,虽然平常是那么严谨的一个人,可是当他处于光环之中,他忘情笑容的野心,是令女人为之着迷的。  [3]  春天来时,陈晴窗台上的盘景冒出了绿意,她浇水的时候,心情突然很烦闷,同居室的小清跟男朋友约会去了,因为是周未,所以她显得孤单的,虽然她已在纷纷扰扰的红尘之外习惯了安静,但是在她的心里是期待奇迹出现的,或者,是凌溪约她呢。想到他的时候,心突然就不安份起来,就象春暖冰融,一直坚持的孤寂是被他扰乱了,他没有投石,却也能激起心湖的千层浪花。  凌溪的电话来得很晚,好象是想象中的一样,陈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次见到他时她就有预感,他与她之间一定是前世注定的牵连。尽管一直以来是上司的关系,但是他确实是与众不同地存在她的心里,令她总有许多难忘之情。  吃完晚饭后,没有想象中的浪漫,更没有一束鲜花的暗示,凌溪用他一贯强硬的作风,与她在一起了。  陈晴想当然也没有问他是否爱她,她知道跟一个四十岁的男人言谈爱情,是多么不符合他进取仕途的野心。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是,当他钦点她为他的兵时,他是有着预谋。  陈晴偎依在他宽阔的肩膀上,甜甜地笑了。  [4]  在一起的日子转眼两年,虽然并不象青年人一样高潮迭起,却也过得甜蜜安详。  凌溪从来不言及过去和未来,他谈得多的是现在,他要给陈晴的生活。但是他也是个野心家,不经意总是流露出对局长宝座的虎视眈眈。这和陈睛想要的生活想象甚远,他是这样与浪漫无关,离唯美更远,有时她怀疑他是她心灵的陌生人。  可是,此生能与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是多么幸福的事,世上那有完美的爱情呢?何况他还是副局长,男人的野心是可成就英雄的,就象天下号野心家刘邦不就是榜样吗。  不可承认,凌溪是有这样的魄力,他有深邃的商业眼光,灵敏独特的嗅觉,他的方案常常得到众人的认同和肯定,但是由于他只是一个副局长,他的光芒是压抑的。官场上的勾心斗角,首要任务是要经营关系,而这种关系通常是暗箱操作。  这些压力凌溪是不会波及陈晴的,陈晴深知其中暗藏隐情,却也懒于过问,那个明争暗斗的世界,她愿离得远远,她只要窝在家里,尽一个女人所有的爱,让凌溪疲倦回家时得到心灵的安慰。  是的。对于凌溪来说,她是他心灵的港湾,这种精神上的依赖使他常常在深夜里紧握住她的手才能安心入睡。  每次应酬之后的醉酒,凌溪总是痴望着她不着尘的双眼反复地问:“晴,你会离开我吗?”  陈晴耐心地回答:“怎么会呢。”  凌溪才放心地睡去,有几次,陈晴惊诧的发现居然有隐隐的泪痕在他的脸上。一个这样强硬外壳的男人,也会有软弱的一面?抑或他有秘密?  [5]  发现凌溪秘密是一个痛不欲生的讽刺,那是陈晴终此一生也不会有的痛及屈耻。  原来他流泪是有隐情的,他的害怕也是的原由。只是这一切,是那样让一个深爱她的女子措手不及。  那是陈晴参加完小清婚礼后的夜晚,她从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经过,正好碰到凌溪走出来,不,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贵夫人。不用设想,陈睛也能嗅到他们间的暧昧关系。她觉得有一把利剑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脏,她背转身,如果是认错人呢?  但是凌溪很快抓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如此冰冷,就象她的心,她的泪。  如果,如果有一种解释可以让陈晴原谅,或者说她是他的妻。  可是她不是他的妻,她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事实上,凌溪是她长期的情人。  陈晴感到胸闷气短,头晕目眩。这种让人更痛苦的解释,真象有人在她的心上无情践踏,这样的体验使她想死,比死更难受。  陈晴看着凌溪的脸,那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隐藏着一个可怕的灵魂?  “你不会理解,”凌溪痛苦的挣扎:“一个从山区石头屋里走出来的人要立足于社会是多么艰难,更何况官场,要想成为人上人,必须先成为狗,我能成为副局长,一切都是她从中暗助,现实就是这样,一切都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你,看不起我吧!我也很痛苦,但是我需要她的资助。”  凌溪看着陈晴坚决地走到门口,没有一丝犹豫,他的泪水滑下来:“晴,你要知道,当我次发现你站在众多应聘者之中,你的秀气和品性,是我这一生发现的珍宝,我爱你是真的。”  陈晴走出门外,又是早晨,抑望天空是这样的蔚蓝,阳光更是刺得她泪水纷飞,原来这个世上,并没有人是可以依靠的,就象一个有如些宽阔肩膀的男人,在现实面前,也不过如此的卑劣。  对男人痴情有什么用呢?陈睛愤愤地想:一切都得靠自己,有钱才是真的。  [6]  没有悬念,这年的选举凌溪稳坐局长宝座。  他就坐在庄严的大堂上演讲,一如她曾痴迷的气势,他的脸是那样严谨,一丝不苟,没有人会发现这样的人会有难以启齿秘密。  陈睛冷笑。  她远远地坐着,他离她是那样远,好象从来不曾认识的陌生。  陈睛听到的是,她腹中孕育的生命健康有力的心跳声,那是一种滋润她生活的力量,她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好好活着。 共 30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癌的原因病理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