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历史

梦星封 第四百九十七章 格鲁斯的疑惑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9:21

梦星封 第四百九十七章 格鲁斯的疑惑

嗷――

巨大的咆哮声,几乎震得山林都为之颤动,随之狂风骤起,风卷犹如巨大的镰刀,整片整片的地皮顷刻间被狠狠刮起,枯枝草木碎石泥土,犹如倾斜暴雨,狠狠的向着天空一道模糊的身影横扫而去。

猛烈呼号的狂风中,那道黑瘦的身影显得是如此羸弱,却有是如此的安若磐石,他如同滞留在空中的一团虚无的阴影,任由狂风如何肆虐,他就那样的无动于衷,岿然不动。

而那些犹如利箭一般袭来的碎石枯枝,一旦进入他身周一丈之内,就会立即顿住,就好似被什么奇特的力量束缚住一般,只是不停的抖动,却再无法前进一步。

无数枯枝碎石前仆后继,只是顷刻之间,便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将那道人影紧紧的包裹在其中。

巨球中,矮瘦黑衣人面色从容不迫,微微眯起的双眸中幽暗而深邃,仿佛出现在面前的都只是幻影,一眼可破。

转瞬间,随着轰然一声炸响,面前的巨球突然从中破开,呜嗷一声怪吼中,一只磨盘大小的森然巨爪,就如同死四把巨大的钩镰,撕破狂风朝着黑衣人狠狠抓下。

黑衣人那原本幽暗的瞳孔,骤然急速收缩,负在身后的手臂,在这一刻缓缓的抬起,狂风之中,它显得是那样的缓慢无力,就如同是随意的一指,轻轻的抵在了那只抓来的巨爪之上。

当那根细弱的手指砥柱巨爪的那一瞬,时间都仿佛都停止了流动,世间万物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只是一瞬,嘭――,一声沉闷的炸响后,那只巨大的森然巨爪,忽然崩碎开来,就如同一座巨大的沙雕般,瞬间化作漫天的红色细沙,继而如同烟雾一般的随着狂风将这一处空气都全部变成了粉红色。

啪嗒――

一声轻微的实在不能在轻的敲击声,似乎将那个黑衣人从梦境之中唤醒,他缓缓的收回手臂,依旧反手背在身后,脚步缓缓踏着虚空,就如同脚下是结实的楼梯一般,一步步从空中走下。

被狂风掀翻的泥土里,枯枝草末碎石散乱不堪,在一截细细的枯枝旁,一枚指甲般大小的红色珠子显得格外醒目。

忽然,一只干瘦的手掌探来,将这枚红色珠子轻轻的捏起,那动作轻盈写意中,仿佛又蕴含着某种奇妙的韵律。

格鲁斯手中轻轻的捏着这枚红色珠子,凝视了片刻之后,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继而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寥落的自语道:“没想到我堂堂的一名圣阶修士,居然被人轻易的玩弄于鼓掌之间,真真的是可笑!”

随着话语声落下,指间那枚珠子立刻就化成了一蓬红色粉末,随风散去。

此时的格鲁斯表面上虽仍是那片风淡云清的表情,可是心中却是早已愤怒到了极点。

方才的那一幕,这一路上,他也不知道遭遇了多少次,这些魔兽就好似疯了一般的不断对他发动攻击,虽然对于他来说,这些魔兽的实力简直不堪一提,可也弄得他不胜其烦,到了后来,他只得选择绕路躲避。

但是即便是如此,可总是有一些以速度见长的风系魔兽尾随而来,而让他郁闷的是,在刻意压制了修为的情况下,他居然无法将这些魔兽全部的甩开,很多风系的魔兽甚至比他的速度还要快,如此一来,他便不得不再次陷入了被围追堵截的境地之中了。

一直以来,他都有些想不通,这些魔兽为什么会如此的仇视他呢,就好像自己是魔兽的攻敌似得。

直到方才,当他发现了这枚红色珠子的时候,他才终于有些恍然,这枚红色的珠子就是方才那只魔兽的魂晶,而经过他的检查,却发现这些魂晶中的魔兽魂魄都似乎陷入了一种痴迷的状态之中,以他老辣的经验,立刻就判断出,这些魔兽都已经被人强行的随眠过了,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魔兽一遇上他就会不管不顾的扑过来了,因为它们的脑海中早已经就把自己当作了敌人。

“这显然就是那个小子的杰作了,可是,他又是如何让这些魔兽认出我的呢,难道他已经猜到我是谁了?”

自言自语的格鲁斯思忖了半晌之后,还是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他现在改变了形貌,即便是对方猜到了是自己,可又如何知道他现在的模样呢。

就在格鲁斯为了这个问题而苦苦思索的时候,孟天河却正舒舒服服的斜倚在蜂王的后背上,悠然的翻眼望着天空出神呢。

抿了一口手中的灵液,另一只手轻轻的抹了抹嘴边遗留的水渍,继而又将那只形似酒壶般的玉瓶揣入了怀中后,这才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缓缓的坐起身来。

随意的扫了一眼四周,手掌一番,再次取出了那枚紫色的卡片。

此时,他早已经知道了这枚卡片的作用,经过魁的审问,被他抓到的那个灵族人都已经如实的交代了,当然,他也就知道了此时追赶他的人究竟是谁。

刚开始,当得知追他的竟然是灵族的大长老的时候,着实的是吓得够呛,可后来知道,在这灵罗战场内,如果动用超过金丹的力量的话,就会遭到大阵的反噬时,他的心才终于安稳了下来。

就算对方是圣阶又能如何,再厉害也只能动用金丹期的法力而已,而金丹期早已经对他构不成多少的威胁了,所以他也就有恃无恐了。

不过他对这个灵族大长老格鲁斯还是有些忌惮,他虽然不怕,可那迟荣如果遇到了对方的话,肯定是逃不掉的,所以,为了吸引格鲁斯的注意,他才开始变本加厉的使用各种手段来引诱对方来追自己。

他开始的方法就是“钓鱼”,也就是在不时的使用灵引卡来引起对方的注意,甚至用这种方式来激怒对方。

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倒是有些危险了,于是他就又有了一个新的办法,那就是让小青在路上不断的对一些高阶的魔兽使用幻术,让他们进入催眠的状态之中,变得仇视格鲁斯。

而至于格鲁斯的那个疑惑,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有摩斯在,得到一个格鲁斯的蜃影还不容易么。

这些魔兽的魂力本就不高,所以小青做起来,倒是也十分的轻松。

如此一来,孟大少可就安心多了,一边喝着灵液淬炼天罡霸体,不时的取出灵引卡来,勾引一下格鲁斯,让他不至于走丢了方向,一路上他倒是优哉游哉的,很是惬意。

此时他就再次却出了那张灵引卡来,想要看一看格鲁斯的动静,可是当他再次却出来的时候,却是愣住了,他居然发现,格鲁斯已经舍弃了自己,调转了方向,去追迟荣了。

孟大少眉头一皱,略微沉吟了一下,就又露出了晒笑的神情来,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算了

,反正老子也快找到人了,过几天等老子缓过手来,反过来去追你,看你还跑不跑了!”

说着,就要将手中的灵引卡收起,可是当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之后,顿时脸上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

光幕中,在代表迟荣的那个蓝点的周围,此时居然聚集着十多枚青色的光点,他的心中立时感觉到有些不妙起来。

眼光闪动了几下之后,他立即用鲲晶镯对迟荣传过去一道神念。

此时的迟荣站在莫天都的身后不远处,心中正在盘算着,自己是不是该想办法解救一下面前的这两个女子,就在这个时候,鲲晶镯中传来的孟天河的神念。

“喂,迟荣你现在怎么样,你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语调显得很急切,这让迟荣不禁心中有些暖意,可是他立刻有变得为难了起来,他居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的回答对方的问题了。

可饶是他再怎么纠结,也不得不将实情说出来了。

很快的孟天河就收到了迟荣的神念传讯,他一听立即就急了,马上传念回去,让迟荣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护住谢英蓉的安全,至于那个杨怡,他却是只字未提,因为迟荣和他心里都已经清楚,那个杨怡早已经不是自己这一方的人了。

如此一来,倒是将迟荣给难住了,如此局面下,他一个小跟班的,又怎么能够左右得了莫大少主的意思呢。

不过他的脑子倒是转得快,很快他就找到了这其中的关键,那就是莫天都并不想真的杀死谢英蓉,因为他一直都爱慕着对方,这件事情在圣魔宗之中,甚至是正个青云密境中都不是什么秘密,早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了。

基于这一点,所以迟荣也就不那么着急了,至少谢英蓉是很顶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了,至于其他的,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就在他心中盘算的时候,对面的谢英蓉却是忽然发动了攻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