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信息港 > 法律

毕淑敏回望非典一线采访求生护士让人动容

发布时间:2019-07-14 00:31:55

毕淑敏回望非典一线采访 求生护士让人动容

毕淑敏    谢正宜   昨天,毕淑敏携新作《花冠病毒》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首发。该书是毕淑敏五年来首部长篇小说,是中国描写人类与病毒博弈的心理能量小说。在与的一席谈中,她不无感慨地回望了创作的缘起——2003年深入一线采访非典的经历。   百般纠结重病老母劝儿“赴前线”   《花冠病毒》直面末日话题,讲述20NN年一种可怕的瘟疫病毒——“花冠”突然袭击燕市,人类在没有药的情况下,通过组合自我心理能量,与病毒血战的故事。   书中的开头是一个女子要放下自己患重病的母亲奔赴感染病毒“重灾区”,这几乎是毕淑敏自己的亲身经历——2003年,非典病毒在北京爆发,毕淑敏深入一线采访前的种种纠结:“4月份北京开始SARS的流行,在5月的某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是中国作家协会打来的,他们要求我第二天就参加特别采访组,开赴非典线。在那之前我知道有一些人报名参加,但我没有报名,不是因为怕死,是因为当时我的老母亲被诊断为肝癌,正在密集治疗当中,我这一走她怎么办?”当时的毕淑敏很迟疑:“我没有报名,为什么要让我去?”当被告知因为她具有医学知识,而且以前当过兵,应该在这种紧急关头接下这份使命时,她依然犹豫。的决定,来自母亲大义凛然的劝说:“国家有难,你还是应该挺身而出,既然已经被派遣,就不应该推辞。”   8年创作求生护士让人动容   在抗击非典的前线,毕淑敏和其他几位作家每晚写下大量记录,并走访外交部、国家气象总局、北京佑安医院、一线工作的医生和护士、研制药物的科研人员、从危险病症中恢复过来的病人,甚至包括火化场等。8年多来,同去的作家一一交出了自己的作品,而毕淑敏却整整写到2011年春天:“我从来不着急,也没有想过靠不断出现引起别人的注意。我1990年写《红处方》,之后是《血铃珑》、《拯救乳房》、《女心理师》,还算一个勤奋的低产作家。我不想做一个短跑运动员,百米赛跑后就跑不动了,不想让读者觉得我没有后劲了,松懈了。”   这8年中,毕淑敏回味的是太多让她动容的人与事——印象深的有一位确诊罹患非典的小护士。疫病刚开始流行时,小护士在医院里处理病人的排泄物,因此被感染。因为病毒侵害肺部,小护士喘不过气来,睁开眼睛旁边有一个人死了,过一会儿睁开眼睛旁边又有一个人死了。“她说她焦虑的是,父母只知道她被封锁在抗击非典前线,并不知道她得了病,她每天要给他们打个,现在连气都喘不过来,没办法打。只好拼命吸氧,积蓄一点点可以不用氧气讲话的力量,随即立刻拨通说,‘我现在特别忙,正在抢救病人。’小护士的父母,两个人分班,24小时看电视,希望采访到那一个在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的时候,会看到她走过,当然父母没有看到她,便每天等一个不知几时几秒打来的。”   在这个女孩的身上,毕淑敏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和感动,“我相信,当病毒袭击时,在短时间内我们没有药,只能靠希望的力量,调动出生命中所有积极的因素,提振防御的免疫体系,才有可能在这样的搏击中走出一条生路。那个小护士后来终于活过来了,她当即跟医务人员说,‘我已经康复,我血液里有非常强的血清,你们任何时候通知我,我都会个站出来用这个血清救助别人。’我相信这种精神就是在绝境中支持她走出去的强大力量。”   不说转型不过是原地转了好几圈   《花冠病毒》问世后,不少评论冠之以“毕淑敏的转型之作”,她本人却不这么认为:“我都60岁了,60岁的人改变起来很不容易的啊,不过是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罢了——其实写书非常单纯,就是关注人类生存的现状。我们真正拥有的就是我们的生命,不仅包括身体上各个器官、细胞和血液,也包括我们的心理。虽然世界有阴暗和冰冷的地方,我仍然对人类带有关切和悲悯,愿意用善意关注这个世界,希望可以对人类做出好事情。”   面对《花冠病毒》是否悬疑小说的猜测,毕淑敏澄清:“我不知道悬疑是怎么回事儿,要定义《花冠病毒》,我就说‘悬念’,看到书之后,个别的地方会让你有一点点紧张。建议胆小的女生还是白天看吧。以前就有女生跟我说,她觉得我的《红处方》非常好看,但也觉得非常害怕,就找本书压着我的书,后来又担心那本书太轻压不住,就用《英汉大辞典》压住。”

微小店怎么开
微信上卖东西怎么宣传
公众号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